南昌縣新聞網頭條新聞

法律在線

杜公館一年入賬數百萬,爲何杜月笙最後只剩下幾十萬港幣?

发布日期:2021-01-01 15:4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 次

上回說到,杜月笙臨終前只剩下了10萬美元左右,折合港幣也就60萬元。他還有5個太太,不少子女,分一分每個人到手沒有幾個錢。

要知道杜月笙的上海鼎盛時期,可是過著日進鬥金的奢靡生活,單單是後來修建獨家祠堂就花了50萬大洋,還不包括後來祠堂建成慶典的花費。

那个时候,即便是在国际化大都市上海,汽车也是代表着身份和财力的高级奢侈品,杜月笙买了9辆汽车,配备18名司机,另外还有助手以及保镖。杜月笙有一辆雪佛兰的车牌号7777,后来买了一辆凯迪拉克,车牌号为11711,之所以不用8 ,就是因为这“七上八下”,杜月笙觉得不太吉利。

杜月笙頭頂一百多個職稱,勢力橫跨上海各行各業,這些職稱給他帶來的紅利也是非常豐厚的,隨手算一算,單靠這些虛名每個月也有一二十萬的收入。

杜月笙一年可以收入幾百萬,也可以一年花出去幾百萬,僅僅是杜公館一年的正常開銷就是200萬大洋。于他而言,存錢不過就是積累數字,存人情才讓他看到了人生價值,這張遍布全國的杜們人情關系網,讓這個曾經的街頭小混混成了街頭巷尾盡知的杜先生。

每天叫醒杜月笙的不是今天能賺多少錢,而是今天怎麽花錢。

從杜月笙剛剛進入上海開始,他已經嘗到了散盡手中財,結交天下人的好處。

杜月笙性格內斂,身材高瘦,並不是一個黑幫頭領們第一眼就看上的料。但他平日知曉用錢疏通關系,後來黃公館招人,就有人將他引薦給黃金榮,讓他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洗牌。

杜月笙第一次接觸大筆錢財,還是拿到林桂生給的2000元。他沒有立刻花掉,而是將錢全數帶去了從前打工的十六鋪,通通分給了曾經的好友和照顧過他的街坊鄰居。

這些人之中,就有後來跟著他“打天下”、一直忠心于他的“四大金剛”之一顧嘉棠。

其實杜月笙明白,這些人大部分一輩子就只能在十六鋪之中,但杜月笙要的這種心理上的滿足,不是多少利用價值可以衡量的。

杜月笙成日穿一件長布衫,對穿沒有什麽太大要求,不過每每到了冬天,他就會按時給老家鄉鄰送冬衣冬被。而這只是杜月笙平日做慈善的很小一部分花銷,杜月笙走進上流社會之後,就沒有斷過對窮苦老鄉的救助,一方面他出身貧寒,同情這些人,另一方面他知道自己錢來的並不幹淨,黃賭毒他各個都沾,總是要借這些錢爲自己洗白名聲。

其實那個時候在上海有不少富豪,也有誠心想要做慈善的。奈何當時時局太亂,這些大老板們也不敢輕易露財,就算是捐了錢,也大多悶不做聲,生怕出名之後被搶匪黑幫盯上,來個綁架勒索什麽的。

但杜月笙不懼這些,論黑幫,還有誰比杜月笙更黑幫的,說綁架勒索,向來只有黃金榮、張嘯林、杜月笙三人去綁架別人,還沒人敢動到他們頭上來。

所以,杜月笙做這些善事向來是高調的,什麽地方有災有難的,杜月笙都是第一時間送去大筆赈災款。他臨去香港之前,還千叮咛萬囑咐留在上海的萬墨林,記得定時給救濟會送錢過去。

對于身邊的親戚朋友,家仆司機,杜月笙也從來沒有吝啬過。

據說過年的時候,杜月笙發起紅包也是十分壯觀的景象。

每到過年前,杜月笙已經開始命人准備紅包,小紅包兩塊錢,要准備兩、三千個。另外杜月笙還要人准備幾百個金幣,幾十個金洋钿,這些都是用來給杜門徒子徒孫們的壓歲錢,還有一些朋友帶著孩子來拜年,這個壓歲錢也最起碼是兩個金幣。

據說到了過年的時候,到杜公館來拜年的人絡繹不絕。但凡是乘車來的,開車的司機也能拿到三四個紅包。

巡捕房的人三十五個成群來杜公館拜年,只消在門口喊上一句杜先生新年好,基本上每個人都能拿上一個紅包,拿完就走人了。

另外,還有一些小混混小流氓成群結隊來到杜公館門前拜年,也能每個人得到一個紅包。

杜月笙過個年,這些紅包只是小頭。他往黃金榮、師父陳世昌處送的紅包,大多是萬元起步的。還有諸多上海名流,杜月笙多少還是要塞些錢去,這些錢還不能少。

場子擺大了,要打點的人物自然多了起來,特別是三鑫公司開設之後,杜月笙更要仔細掂量。三鑫公司一年純利潤幾千萬,杜月笙拿的是大頭,但這個公司做的是上不了台面的灰暗生意,上面的人時時盯著,同行的人垂涎嫉妒,媒體等著挖他的新聞……所以三鑫賺的錢多,杜月笙花心思送出去的錢也不少。從前支持過三鑫公司的故交,各個對他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部門領導,新聞界人士,幫會的頭領等等人物,只要是在三鑫公司運行過程之中發揮作用的人,杜月笙幾乎都會爲他們分上一份紅利。

看起來杜月笙的收入少了,但相比其他煙土行業的公司老板,他卻站得更加穩,更加沒有後顧之憂。

對于政商界的大腕,杜月笙請客招待的時候,通常是不看數字的瘋狂花錢。這些名流只要在他這裏舒坦了,將來指不准給他帶來什麽好處。

返回